歡迎進入北京市金豐翔達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官網

高質量,有保證大門生產廠家

30年專注大門、別墅大門研發生產定制

服務熱線: 177-****-6188
常見問題
您的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

別墅大門我就欣賞這種干翻自己的大片

人氣:發表時間:2017-01-09 09:10
別墅大門我就欣賞這種干翻自己的大片
 
Sir最近感到身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正在爆發。
 
還有一群人,很不淡定。
 
沒錯,這種力量就是原力(Force)。
 
這群人,就是瘋狂的星戰粉絲。
 
一群聽到那句“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”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的人。
 
 
 
Sir今天要說的,就是國內剛剛(1月6日)上映的——
 
《星球大戰外傳:俠盜一號 》
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
 
 
 
負責任地說,《俠盜一號》是一部工整,合格的商業大片。
 
故事完整、人物豐富、段子幽默......最重要的,是保持星戰系列一貫水準的戰斗場面,炮火、槍彈、裝甲、武器,能實拍都實拍。
 
又硬又燃。
 
Sir不算星戰粉,所以決定把《俠盜一號》的影評交給迷妹@叉子發揮。
 
她上個月替Sir參加了電影在洛杉磯的全球首映,下面就來看看這位星戰粉到底有多high。
 
 
 
文/叉子
毒舌電影獨家專稿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 
盧卡斯爸爸又要來收割膝蓋了。
 
作為《毒舌電影》北美特約記者,我上月在洛杉磯參加了《俠盜一號》的盛大首映禮,走上紅毯那瞬間,就被星戰的氣勢驚呆——
 
居然就有一架一比一的X-Wing戰機停在好萊塢大道上!而且這就是電影拍攝中用的那架X-Wing,據說光是把這個灰機從英國搬過來就花了一個禮拜......
 
 
 
星戰對于美帝小朋友的意義不用說,放映過程中歡呼不斷,捧場程度不亞于春晚。
 
首映結束,口碑瞬間爆棚,IMDb達到8.1(當時評價人數900+)。
 
而北美正式上映后,評分人數更多但分數不變——目前還是8.1,但評價人數超過20萬。
 
 
 
社交媒體完全炸裂,到處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人......
 
 
 
雖然說星戰粉絲龐大,怎么拍都有人叫好,但不得不承認,這次《俠盜一號》的好評度,的確超越了去年的《原力覺醒》。
 
《原力覺醒》中,第一次掌鏡星戰系列的導演J·J·艾布拉姆斯,選擇了一條最安全的路——
 
粉絲想要什么,就給他們看什么。
 
最終把續集拍成一部龐大的刷臉秀,故事完全復刻《新希望》,老角色、老戰機、老機器人重現銀幕,自帶淚目光環。
 
 
楚伊和老索羅船長
 
安全沒有錯。從20億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績看,《原力覺醒》也成功討好了星戰粉。
 
但如果一味安全,也將把自己推向保守,進而無趣的“絕境”。好的電影續集,應該有新觀眾為它叫好,而不是一味消費舊作的人氣。
 
《俠盜一號》的出現,就非常有意思。
 
它展現出完全不同于以往星戰電影的氣質。
 
一個詞:草根。
 
《俠盜一號》是星戰的第一部外傳,獨立故事。
 
它沒有星戰片頭必備的梯形字幕。
 
 
 
全部劇情就來自1977年《星球大戰第四集:新希望》片頭字幕里的一句話:
 
義軍間諜成功竊取了帝國終極武器“死星”的機密藍圖。
 
 
 
“義軍間諜”就是這最新一集里的“俠盜一號”,一支義軍敢死小分隊。
 
故事發生在星戰第三部和第四部之間,敢死小分隊以女主角琴·厄索為首。
 
飾演琴·厄索的,是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人、《萬物理論》的菲麗希緹·瓊斯。
 
 
 
小時候的琴·厄索,一出場就在逃亡;下一幕,成年的她是個囚犯。
 
被人解救,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感謝,而是打暈對方,自己逃跑。
 
因為她誰也不信任。
 
琴·厄索的身后是群雜牌軍——
 
比如男主角卡西安(迭戈·魯納 飾),開始是個唯命是從、不擇手段的士兵,為了任務殺掉行動不便的線人,毫不留情。
 
而他和女主一起行動,只是為了暗殺女主的父親(“死星”設計者之一)。
 
 
 
沒有絕地武士,沒有光劍對決,沒有天命之選!秱b盜一號》的主角,就是這樣一些草根的普通人。
 
他們普通到,連義軍聯盟都說服不了。
 
整部影片最讓我印象深刻的,也是這場戲:義軍聯盟集結討論,是否要去盜取設計圖。
 
一方面,信息來自女主的父親,一個帝國的設計師,這情報只有女主一個人看過,準確性無法確定。
 
一方面,這是義軍阻止帝國擁有終極武器的最后機會。
 
 
 
當雙方爭執不下的時候,女主發表了一通群情激昂的演講。
 
正當我以為義軍聯盟聽完演講要打雞血、全體出動的時候——首領沉思過后,否定了計劃。
 
 
 
對這個設計我特別佩服。
 
這也是一種草根:螻蟻般存在著的人,才更關心怎么能生存下去。
 
面對帝國,義軍裝備差、馬仔少,從來都是“以卵擊石”。
 
正因為弱小、拮據,才會更慎重。
 
首領的叫停,讓義軍這個群體顯得更人性化,也讓最后自發集結的“自殺小隊”更顯悲壯。
 
因為那是普通人用命才能換來的,一點點光。
 
只是一點點。所以最后的大戰,這群人也沒有主角光環。
 
不同于以往星戰的酷炫戰斗場面,《俠盜一號》少用恢弘的遠景,多是真實、貼地的拍攝——扛槍、奔跑、嘶吼、突擊......在巨型機甲的腳下穿梭,打游擊一般。
 
 
 
膽小的,沖鋒之前會躲起來喘氣。
 
 
 
前來增援的義軍,狼狽地沖鋒。
 
鏡頭掃過一個個倒下又爬起來的戰士。
 
 
 
最后不留余地的結局(再多說就劇透了),更是讓人感慨:
 
這些普通人不過是整個星戰宇宙里微塵一般的存在。
 
而微塵也有屬于自己的時刻。
 
粗糙的壯烈,屌絲式的犧牲,把草根弱小但堅韌的人格表現得精確到位,這在星戰里絕對是第一次,讓人神而往之。
 
這也是很多星戰迷喜歡《俠盜一號》的原因——迪士尼接手這個系列后,第一次搭建更宏大的星戰世界觀,像是打游戲開了新地圖,而此后的每一步,都有驚喜的可能。
 
我們仿佛看見,盧卡斯設計的1萬7千多個角色,真的有希望一個接一個地被點亮,最后成為滿天星辰,照亮星戰的整個宇宙。
 
說到這,必須提一嘴這集最重要的三個人物——
 
一是甄子丹&姜文這對中國CP。
 
星戰系列首次有華人出演,而兩個中國演員,也絕對爭氣——不打醬油!不打醬油!不打醬油。ㄖ匾脑捳f三遍)
 
他們的存在感,甚至有超越男女主角的勢頭。
 
觀影過程中,甄子丹扮演的盲眼武士一出場就獲得了全場的掌聲(真的真的。,美帝觀眾完全被沒有光劍的中國功夫折服。
 
 
 
值得一提的是,角色眼盲的設定,是甄子丹自己跟導演提出的想法。
 
這個很有日本盲俠座頭市味道的角色,除了第一次出場杖擊群敵,后面靠一把弓箭干掉防空炮那場,實在是太帥了!
 
甄子丹和姜文的互動也相當有愛、笑點不斷,兩位的演技更完全在線,有外媒甚至稱他們為片中“讓人驚喜的一段浪漫”。
 
 
 
另一個角色,是這次新出場的機器人K-2SO。
 
 
 
身材魁梧,孔武有力,出手干凈利落。文能開飛船、撬鎖、竊取敵方情報,武能單槍匹馬一夫當關。高冷寡言,絕不賣萌,卻貢獻了最多笑點,一張口就是蜜汁冷笑話。
 
堪稱“星戰版大白”。
 
所以它的犧牲,可能是影片最催人淚下的段落。
 
當然,《俠盜一號》也有讓人惋惜的地方。
 
雖然IMDb評分高達8.1,但metacritic匯總的媒體評分只有65(滿分100)。
 
 
 
《紐約時報》50分,《紐約客》雜志甚至只有30分。
 
以非星戰迷更嚴格的標準來看,《俠盜一號》的劇作只算中規中矩。
 
女主對父親的感情之深,男主不扣扳機的剎那轉變,都不算特別有說服力。
 
總體而言,《俠盜一號》更像是一次試探性的破局。
 
跳出星戰主線的高貴世界,把目光投向更草根的階層,平凡人靠熱血和勇氣,為了救贖或信仰,抱著必死的信念放手一搏,俠氣溢出銀幕。
 
老面孔的出現都是錦上添花,非?酥,絕不消費懷舊。
 
 
 
這樣的努力值得肯定。
 
《俠盜一號》的導演加里斯·愛德華斯(Gareth Edwards)有段話讓人印象深刻:
 
我們正在拍攝的,正是我最愛的電影系列
然而如果太過敬畏
不敢做新的嘗試,不敢去改動或冒險
那你能為觀眾呈現什么呢?
 
 
 
導演用他自己的方式,表達對《星戰》的情愫。
 
也正是他的這次冒險,讓世人看到這個古典系列征服更多新觀眾的可能。
 
以下是Sir的分割線
 
最后,Sir想說兩句題外話——
 
星戰作為一個巨大的IP,距離1977年第一部星戰電影上映已經過去40年。40年的時間,星戰迷不僅沒有淡忘星戰,反而更加迷戀星戰。
 
從系列電影到游戲、動畫片、各種周邊,星戰的宇宙已經從虛擬發展到現實,成為一個完整的星戰產業鏈。
 
 
 
如今,它依然在不斷推陳出新、干掉自己。
 
好萊塢的靈魂絕不是那些花團錦簇的特效,是潛伏在特效下,步履不停打造新世界的雄心。
 
沒有神話體系的美國人創造出自己的神話,比如星球大戰, 比如超級英雄。他們的神話在順應市場運作的同時,也作為軟實力滲透至全世界。
 
而中國的神話,比如美猴王,山海經,中國的IP該如何傳承,總不能寄希望于兩個在《星球大戰》中打風暴兵的甄子丹和姜文。
 
或者一個在長城上打怪的馬特呆萌啊。

返回頂部

菠萝菠萝蜜高清视频